《皇室战争》开发商有何魅力让马化腾天价收购_游戏_生

2016-12-08 16:01

文化产业评论:北京时间5月23日,据美媒报道,腾讯正在与软银展开谈判,计划收购其持有的Supercell股份。同时还称,巨人网络去年曾与阿里巴巴联合与软银和Supercell就收购事宜展开谈判。虽然阿里巴巴和巨人网络仍然有意收购,但双方主要的分歧一直都在价格方面。那么究竟是怎样一家公司拥有如此实力?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

华尔街日报官网原文:

腾讯与软银集团的谈判还处于初期,是否还会有其他方介入还并不清楚。值得注意的是,还有知情人士表示腾讯已经为了这次可能发生的交易已经向银行申请了40亿美金的贷款申请,有种铁了心要收购的味道。

地球人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去阻止腾讯游戏的全球化扩张了!此前坊间盛传的腾讯贷款40亿美金、收购芬兰手游开发商SuperCell一事,几近尘埃落定。

这意味着自15年12月,腾讯全资收购LOL的开发商“拳头公司”以来,又将并购射程对准了手游端的巨头。这笔交易的成功,将使得腾讯在手游行业处于绝对的领导地位。

腾讯要收购Supercell的逻辑其实也很简单,在拿下开发出LOL的Roit后,在PC端腾讯可以说站到了顶点,但是在移动端,腾讯系的游戏一直没有走出国门,而在整个全球移动游戏市场,几乎没有人是Supercell的对手,其开发的游戏也很难复制。如果能拿下Supercell,腾讯获得的不仅仅这家公司每年稳定超过10亿美金的游戏收入,更多的是游戏创新能力和海外市场的补强。

这次所收购的SuperCell,创立于2010年,公司只有180个人,迄今也只有4款游戏在运营:《皇室冲突》《部落战争》《海岛奇兵》和《卡通农场》。然而,让人令人惊叹的是,仅凭这4款游戏,SuperCell就可以一年做到23.26亿美金的营收,以及10亿美元的利润。这是个啥概念?意味着公司每个人,人均每年可以创造出3500万的净利润!

简单对比一下就可以看出SuperCell的强大了。去年,电子游戏领域的霸主EA,全年营收43亿美金,员工数量即超过7000人;而年收入14.6亿欧元的育碧,员工数量接近1万人。再看回国内,公司员工不破千,那都不好意思称自己为大厂。

创业逆袭典范:从30平小蜗居到攻占诺基亚总部大楼!

芬兰人有着沉默且内敛的性格,但是思维非常活跃,视野很开阔,具有全球化眼光。在漫长的民族历史发展上,芬兰在欧洲文化史中有着非常特殊的地位:芬兰总是处于被欧洲主体忽略的边缘,又在历史上始终为强国所统治,故芬兰人在形成了沉默内敛的国民性格的同时,也在头脑中始终保持着某种进取的锐利。十多年前,芬兰也一度被视为科技领域的创新前沿,尽管近些年来因经济衰退和技术革命的冲击,这种创造力的优势也受到了较大的威胁。

对于芬兰来说,很多游戏公司从公共基金获得了的重要的资金来源,也是初期创立公司成功基础之一。Tekes是芬兰就业与经济部的国家技术创新组织旗下的组织,几乎掌控着芬兰的创新命脉,这一机构给规模较小的游戏开发公司提供资金援助,促进就业和经济发展的同时推动着本国文化内容的传播。

在芬兰,开发游戏“愤怒的小鸟”的公司Rovio是众所周知的明星企业。然而,Rovio并非独树一帜。

SuperCell创立于2010年,层被美国《福布斯》杂志评为“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游戏公司”。2012年12月,Supercell举办派对,庆祝其开发的游戏《部落战争》成为美国苹果应用商店收入最高的App应用。

SuperCell的创业经历,也堪称逆袭典范来的。6个创始人,仅仅用了6年时间,就将SuperCell经营成了全球最受尊重的游戏公司No.1,世人美誉其为“手游中的暴雪”。而它的每一款产品,无论创意还是玩法,都被无数厂商争相模仿,居然个个都能混得不菲收入。

在2010年,公司起步的时候,6个创始人,不仅投入自己所有积蓄,同时也借了一大笔钱来启动这个事情。一帮人,挤在不足30平米的房间开始写代码、画美术,办公桌是从废品回收站淘来的。

而CEO埃卡·潘纳宁,那会儿别说单独的办公室了,就连电脑桌儿,也只能找个纸箱子顶着。

就在这样窘迫的环境里,公司所有小伙伴,苦逼支撑了整整2年时间。

直到2012年夏天,剧情开始反转。那会儿在国内手游圈,都还处于集体“刷榜”“换皮”最高潮的时间段儿里,SuperCell在加拿大开测它们的2款作品。由此,开始了一路穿越、直奔事业巅峰!那2款产品,名叫《部落冲突》和《卡通农场》,就是这2款作品,让无数依靠意淫强身的游戏厂商们瞬间惊呆。

时间又过了3年,很多在当时发布会、路演中漫天侃侃、自吹自擂的公司,大都在手游大潮里被粉碎成了渣渣。而SuperCell却创下了一个又一个奇迹:13年营收5.7亿美元,2014年17亿,2015年23.26亿,公司估值也一度超过50亿美元!

如今的SuperCell早已搬出拮据的小办公室,拥有了自己的大楼。而这栋楼,就是此前非智能机时代的霸主:诺基亚的总部所在地。而公司的高管们,也分别包揽了芬兰个人纳税额前五名……

那么,在这样一个竞争如此激烈的移动游戏时代,SuperCell能够多次领先于其他公司的原因何在?对比同行业其他各大移动游戏公司,像SuperCell这样能够如此成功的推出多款游戏并且将其中的两款游戏运营到顶级的案例实属罕见。

深入思考这些问题,能够让我们变得更加的清醒的去看待这件事。

奇特经营哲学:爆品背后的恐怖淘汰

SuperCell 个个爆款产品的背后,全靠其独特的经营哲学一路指引,接连不断的创造出新奇的玩法。《部落冲突》、《卡通农场》、《海岛奇兵》和《皇室战争》,无一例外,在玩法上都极为讲究和独到。这此玩法的创新,使得很多跟风山寨的厂商也赚得盆满钵满。当然了,抄个一次两次可以,但要靠抄袭做到持续成功,那就是痴人说梦了。

其实大家可能不知道,这样的成功其实是SuperCell内部团队停掉了无数款失败项目之后的结果。放在很多厂商眼里,这14款游戏已经是很不错了,但在SuperCell看来,NO,它们还不够优秀。在3月份的GDC大会上,公司的游戏主管兼美术师Jonathan Dower表示,在此前的10款游戏中,有7款被扼杀在了创意原型阶段,另外有两款在测试期间关闭,只有一款《皇室战争》最终在全球发布。

这些被砍掉产品的理由,也各种各样的:难上手的,枪毙!成不了长线产品的,枪毙!玩家反馈不佳的,枪毙!在内部,每当砍掉一款游戏,团队都会开个香槟庆祝一把!哈哈。

这种对于产品接近偏执的追求,足以刷新许多游戏厂商的三观了。大多手游厂商,如果产品的测试数据不好,那就调一下数值再上架。重新打磨一下然后才上架,已经算是得上足够用心了。而SuperCell是直接就把项目砍掉了?!还开香槟庆祝?!你确定不是在逗我?!

从目前《皇室战争》的全球经营结果来看,这种1:10的新品推出比例取得了非常令人满意的效果。

像这款《Battle Buddies》,已经很好玩的,但可惜,它没有机会上市的了。

在SuperCell的价值观里,放弃没什么可惜的,更谈不上掉面子。SuperCell的人们有最重要的一条原则就是:没有前途的游戏越早停掉越好。如果游戏看起来并不好或者不够有趣,通常意味着你早应该停掉它。当发现产品缺乏足够的品质不足以确保其成功、还继续做投入,这才是最大的浪费,直接弃坑是明智之举。为了1款产品的成功,他们愿意背负N款产品的失败。道理人人都懂,但要践行,真的好难好难。

埃卡·潘纳宁说:“失败的次数一定是比成功的机会多的。如果失败的不够多,就意味着没有承担足够的风险。对创意团队而言,不能主动承担风险才是最大的风险。是做一款被人们记住的游戏,如果表现足够好的话,希望他们可以玩上十多年,而且我们也希望打造一个可以存活几十年的公司,这是我们的梦想!”

还有人表示,SuperCell之所以能够这么成功,原因在于为他们拥有足够的资金作为项目支持,而大多数的游戏开发商们是并没有良好的经济条件,如果放弃之前的努力和付出的时间,公司会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公司人员表示:“SuperCell的成功的确有不少的运气成分,但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一样没有安全的经济保障,但那时候他们就是这么做的,他们发布任何成功游戏之前都是砍掉了多个项目,47333最快开奖结果。”

SuperCell这种勇气与魄力也引起了业内很多争议,例如很多国内的游戏公司都在思考到底是否应该砍掉那些看起来没有前途没有市场的项目,支持SuperCell的人认为这么做是应该的,香港马会开奖结果4394,对那些不成功的作品说“不”,而反对者则认为,并不是每家公司都能成为SuperCell,并且资金充足和天才众多也不是每家公司都能达到的标准。

全球化思维

 

2013年,日本软银集团以1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SuperCell公司51%的股份,让这家当时刚刚成立3年多的公司估值超过了30亿美元。SuperCell的CEO埃卡·潘纳宁表示,他对于SuperCell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家全球性的游戏公司,而恰好软银集团同样也有这样的理念。

几年以后,当潘纳宁被问是否实现成为全球游戏公司的梦想的时候,他回答:“这是一个你永远也无法100%实现的梦想,我们总有更多的玩家可以获得,我们总可以做更多事情让长期玩家提高参与度,我们始终在以同样的标准尝试新游戏。我们想要成为一家全球游戏公司,是因为我们希望做出的游戏能够让更多人体验,让他们在游戏中玩尽可能长的时间,这才是公司真正的目标。所以,我们想要做的还很多。”

芬兰是一个非常神奇的民族,这个民族虽然地处北欧,国民人口数很少,但是国际化全球化思维是芬兰人民所长期具有的,最典型的就是诺基亚公司,他们曾经的辉煌可以充分的说明这一点,这种国民性格决定了他们看待事物的方式:始终可以从一种更加宏大的格局出发。

做领导者而不是追随者

2012年底CoC成功,大批的模仿者涌入了市场,但SuperCell并没有沮丧或威胁,潘纳宁表示,这样的山寨作品在市场上其实“都很普通”,不过他自己并不愿意在任何对手游戏上投入太多的精力。

他说,“我学到的一个经验,如果你考虑竞争者的话就会很分心,而且这种情况下你往往会变成一个追随者而不是领导者。如果你想要获得机会成为领导者,那就必须坚守你的理念,并且不要忘了你们想要做的事情。出于这种思考,我们SuperCell尝试专注于我们想做的事情,那就是做出让人们希望玩很多年的伟大游戏,而不是和其他人所做的都一样。”

2014年初,SuperCell发布了《海岛奇兵》,可能有些人会觉得它和CoC的相似性很多,但其实这款游戏并不是照搬CoC的创作模式,而是SuperCell的另一个团队非常热衷的项目,该团队的这个想法让他们感到非常兴奋,所以他们坚持要把这个游戏做出来。而这款游戏的成功也被潘纳宁也作为SuperCell工作室结构成功的例证:让各个团队像独立的细胞一样运行,他们有追求创作新游戏项目的自由,这个团队也要负责把自己的游戏做成功,并且在未来多年内持续做维护工作。

那么,潘纳宁对希望有一天达到或者超过SuperCell的开发商们有什么建议呢?

他说,“对于游戏开发商来说,或者也可以适用于任何商业领域,太容易把其他公司的东西照搬过来用是人们最常犯的错误,最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理念并且坚持下去。如果你开始去想别人在做什么,那就很容易成为追随者而不是领导者,你在尝试成为其他人的时候是不可能成功的。你需要相信你自己在做的事情,并且继续下去,直到实现自己的想法为止。”

SuperCell稳健业绩和低倍PE,将助涨腾讯?

不可否认,SuperCell虽然业绩光芒四射,但这背后独特的经营哲学,才是最宝贵的财富,这种价值观和哲学,每一个在大厂做过游戏的同学,一定都深懂得它的弥足珍贵。而这次腾讯起意收购SuperCell,更是跟腾讯首席运营官Mark(任宇昕)的慧眼识珠关系密切。

Mark是2000年加入的腾讯,从普通的工程师做起,最终荣升集团首席运营官、位居腾讯核心决策机构:总裁办之列。伴随着腾讯的南征北战一路扩张,Mark为整个帝国游戏链的全球化崛起,立下不世功劳。如今所领导的社交网络和互动娱乐两大事业群,更是腾讯不可或缺的两大营收支柱。

当亲身体验过SuperCell的游戏后,Mark便很快敏锐捕捉到了这背后的价值所在,而这种视精品为生命的经营哲学,对于腾讯这样的庞大帝国,尤为珍贵。同样的案例,我们已经在,对产品有偏执信念的张小龙缔造微信的过程中,看到过一次了。

SuperCell的产品研发哲学,在腾讯几乎不可复制。180人的团队,实现了20多亿美金的营收,这对于一家巨无霸公司来说几乎是不可实现的。而这种连续多年的稳定营收表现,更难被腾讯所复制。收购SuperCell后,将有助于腾讯继续提升游戏业务收入,同时弥补创新游戏的不足。

腾讯在中国PC游戏领域,占据统治地位。然而在手游市场,却只占腾讯游戏整体收入的3分之1多点儿,手游市场将超过PC,这几乎是可以被确定预见的。从这个角度来看,腾讯的手游地位,并不牢固。

收购SuperCell后,PC和手游的营收结构将很快得到调整,以SuperCell的潜力,手游将来占整体游戏收入的比重到50%以上,这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加上SuperCell的畅销市场是美国和欧洲,这对腾讯的国际化扩张,是个极为有利的市场互补,可以弥补单独依赖于中国市场的潜在风险。

对SuperCell的强强联手,意味着腾讯在游戏市场的巨无霸地址已经无可撼动!

(来源:文化产业评论公众号)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